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当读起唐代诗人杜牧这首诗时,我都会认真地思考,为什么清明时节会断魂?其实这个答案很简单,清明是祭奠祖先、怀念先人的季节,想起这些祖先,特别是刚离我们不久的亲人时,谁能不感伤,又有谁能不断魂?难怪杜郎在感伤断魂之际!只有借酒消愁了。酒是个好东西,既可牢牢记住先人的好,又可麻痹神经忘记先人的一切。于是他寻找饮酒之所,牧童也就顺其所好,“遥指杏花村”了。
        每年的清明,我都会联系所有的堂兄弟,约定在清明节前的某个日子去祖先的坟茔处凭吊。今年亦如此,在清明前的星期六,我们一行孙男子侄,还有妹夫妹子,都前往祖父祖母的安眠之处吊唁,烧完纸,点炷香,默默地寻示他们的庇佑,默默地祝福他们安息。祖母对我有种特殊的爱,大概是长孙吧。俗话说:“爷爷奶奶疼头生子,爸爸妈妈爱断肠儿。”奶奶爱我,我还清晰在目。我跟祖母一床睡觉直到十多岁,这种祖孙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祖母去世时,我并不在场。事后,我欲哭无泪,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祝老祖母在天之灵安息。今天再次站在祖母坟前,我仿佛又看到了祖母慈祥的笑脸,听到了她温柔的呼唤!
        拜完祖母,我们来到细婶的墓地。细婶刚去世一年多一点,她的言容笑貌还清晰可忆,她临死时的样子已铭刻我心中。站在细婶的坟前,我感慨万千。细婶死时年纪并不大,老母亲哭诉着她们之间的妯娌之情,那情景铁石人也流泪。如今细婶爽快地“走”了,老母亲却患上了脑血栓,半身不遂,不能说话。为方便护理,我们将其送到了汕头弟弟处,这疾病的折磨不知要多久,让老母亲痛苦不已,也让子女不胜伤感。我总觉得,有时候,生命痛快地走向尽头和比生命遭受痛苦的磨难起来,似乎还要好些。
        说起这些,好象扯远了点。父母在,哪怕是痛苦地活着,儿女们也应尽自己最大的孝心让他们欢喜;即使不能欢喜,也要让他们满意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站。于是就有了古人“老莱子衣彩戏父”的故事,七十多岁的老人还穿着花衣服在90多岁的父亲面前嬉戏,为的是博老父亲—笑;就有了“乌鸦反哺”和“羊跪乳”的传说,动物尚知孝敬父母,人又何于堪!于是也有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感叹,人们往往于父母在世时不知道去孝敬他们,等到他们死后才觉得无能为力,后悔不已。于是他们在父母坟前痛苦流泪,也就有了俗话“在生不孝,死后做鬼叫”的嘲讽。是啊,为人子女,就应尽最大努力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虽不说“割股疗亲”,也应尽力而为。这样父母百年之后,自己才不感到后悔,当然父母走时也能瞑目。
        正在我若有所思时,烧完纸钱的堂弟轻轻地对我说,或许也是他的自言自语:“这些东西我娘她收得到吗?”是啊,细婶(包括刚去祭奠的祖母)她们收得到吗?我语塞了。说老实话,现代社会科学如此发达,还要相信有阴曹地府,恐怕就很荒唐了。但我们宁可信其有,每年的清明节不需政府下红头文件,更不要哪一级领导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大家不约而同地来了,有的甚至隔了千山万水,从遥远的外地风雨无阻地赶来了。这说明祖先在他们心目中的重要,有没有阴间和神灵已变得无所谓了。清明节也就成了一个象征,一个中华民族记祖念宗的精神象征。人们利用这个机会寄托对祖先对亲人的哀思,铭记自己的根;并告诫儿女们别忘了自己的血液里流淌的是炎黄的鲜血。从而,不管身在何处,也不管荣辱兴衰,牢牢地记我是中国人,我不能做一丁点辱没祖先有愧祖国的事!
        真的要感激前人为我们立下的规矩,这个人是名副其实的最伟大的策划家,这个策划应是他有生最为有价值的大手笔。我想起了晋文公,那个曾流浪他乡的落魄王子,在一班旧臣子的帮助下终于回到了祖国,坐上大王的宝座。当年,其中的一位臣子介之推曾在重耳饿昏时割股为之食,他没有忘记这位忠臣,力劝其为官辅佐自己。然而,介之推却不愿意,只想过他的草民生活。为躲避使者三番五次的打扰,他索性和老母一起躲进了绵山。文公见屡请不到,下令放火烧山,心想我把山烧了,你总无处躲了吧。谁知介之推宁愿烧死,也不出仕。介子推终于死于自己的一把大火中,文公悔之莫及。他下令全国每年在介之推烧死之日不得生火烧饭。这一天,正好在清明节前一天,人们谓之“寒食”。晋文公就是这们一位伟大的策划家,他确定下来的日子被后世立为节日,一个与清明一样(后来两个节日合二为一,统称清明节)具有缅怀先人意义的重要节日。
        人们在怀念介子推时当然也记住了晋文公。是啊,一个源远流长历史悠久的民族,在它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总会有几件刻骨铭心的大事。这些大事累积起来,就壮实了民族这位巨人的腰身,充盈了他流淌不息的血脉。一个民族之所以伟大,从某种角度上讲,就在于他文化底蕴的丰厚,这不是暴发户一两百年就可确定得了的。光有经济的强大,没有传统道德、优秀文化的浸渍,没有骨子里血液中精神文明的积淀,这种强大也是苍白的,甚至是不长久的。
        不知不觉间,我们踏上了返家之路。穿行于大片金黄的油菜花之间的小路上,听着耳边黄莺和杜鹃的鸣叫,我凝重的心情才霎时舒畅起来。家乡太美了,让为生活而奔波的我们精神上获得了片刻的愉悦,有着莫名的冲动。不是吗?每一次清明祭扫都是一堂生动的政治课,似乎一年的奋斗就于此确定了目标,冥冥中,长眠于此的先人是不是暗暗地为我们加油呢?我想肯定是!

分享到:

上一篇:七律·赠东林君兼贺山外斋落成

下一篇:又见炊烟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又是一年清明节,昨天上午我们全家一行数人前往深圳莲花山公园瞻仰中国改革放的设计师DXP雕像,以寄托我们心中的缅怀之意与感恩之情.....深圳加油,中国加油!!

    2011-04-05 21:23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斯人已逝,英灵永存。

    2011-04-03 15:43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