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竹赋

      喜欢竹子,缘于郑板桥画的竹,更喜欢他“咬定青山了敢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的诗句。每当想起家乡的竹子时,我眼前都会浮现起篁竹高风亮节的美好形象,竹子永远是我梦绕魂牵的乡土情结。
        我的家乡盛产竹子,有粗犷的毛竹。这种竹子腰围大,个子高,有乔木的巍梧,直插云霄。以前,从修水武宁扎竹排顺鄱阳湖而下的竹子,来到本地市场,称之为“河竹”,经过河水的浸泡,蔑匠用来做晒篮、簸箕,不生虫,经久耐用。其实,我们本地就有这种竹子,后来,也就很少有人买“河竹”了。除了毛竹,身材中等的,我们称之为“寄竹”。它比毛竹的身材要小得多,最大的也不过一握之粗,但产量大,每个村子里都有。它成材快,茂密如青草,青翠欲滴,估计郑板桥等文人雅士喜欢的就是这种竹子。我们村里有两个这样的竹园,远远地望去,一片翠缘,就如一片绿色的海洋。那时候,大集体,对集体财产非常重视,每个竹园派一个老太婆守护,各做了一间小屋,时刻不离人。因此,偷盗竹子的现象很少。特别是春夏之交,竹笋出生的季节,总会有大人小孩想拔几根尝鲜,由于有了守护,也只能望洋兴叹,干吞唾沫了。
       除了毛竹和寄竹,我们这里还有水竹、孝竹之类。它们比寄竹还小,一般不成林,每个山坡都会有一些。由于水竹个头比寄竹还小,大的也不过大拇指粗,小的就只有小拇指大了,然而它的韧性却是竹类最佳的。农家要请篾匠做个篮和筲箕之类,锁边的竹子必定是水竹。至于孝竹,用处不大,一般人家老人过世了,就会砍伐来做“孝竹棍”。孝竹棍是孝子在父母出殡时手里必拿之物。竹棍大概两尺左右,顶端缠上棉絮,出殡时,孝子端正地捧在手上,直到墓地,再插在坟头上,代表孝子的一片心意。于是人们只要根据坟头上有几根孝竹棍来推断这个墓主有几个儿子。
       竹子因它们的茂密和常青让人倍加喜爱。当年,我在村里任民办教师,村小教室后面就是一大片竹园。青翠欲滴的竹子繁衍而生,形成根大的一片。晚上,只要是风吹雨打,耳边就是一片潇潇,好不悦耳,极易引起人们的雅兴。听着潇潇竹声,我都会精神倍增,或泡一杯清茶,或写几句歪诗,陶醉于这无涯的清幽之中。最难忘的是六月炎天,经受了红尘中冷热炎凉,心中无比郁闷时,如果搬把椅子,躲进幽静的竹林中,翻开唐诗宋词,挑几首乡土之作,无拘无束,朗声吟诵,倍觉心胸豁达,心无尘滓,仿佛自己就是王维,就是孟浩然。疲惫了,斜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任凉风习习,翠鸟啾啾,随意而眠。虽然,有时也畏怕竹叶青之类的蛇类,但从未经历过,久而久之,也就无所谓了。
        我在村小整整呆了六年,同竹子的亲密接触也有六年。那时候,上完课,批改完作业,就会钻进竹林,寻找心灵的宁静之地。我不光欣赏竹子的亮节高风,四季常青,更佩服竹笋的无坚不摧,坚韧不拔。竹子的根部俗称竹马鞭,有竹子一样的形象,但节更密,质地更韧,不是随便就可折断的。每年春季竹马鞭的顶部又会繁衍开来,四散扩展,每一节竹鞭上都会又长出一根笋子。即使遇上了坚硬的石块,也压不垮,它还会从石声的边缘伸出,茁壮的竹笋拔地而生。我最佩服的就是这种精神,这种不屈不挠的上进精神。于是哪怕是碰上了再大的困难,我都会战胜它,可以说,是竹笋精神鼓舞了我,成就了我。
       竹子的用途大,不光可剖篾做箩筐篼箕之类的生活必需品,还是当时烟民必不可少的器具。早期没有香烟,只有黄烟,抽烟的人要么去买水烟筒,要么就只有用竹烟管了。水烟筒用不锈钢或铅筑成,因成本高价钱也高,一般老百姓用不起。竹篼就派上用场了,烟民将竹篼挖出来,用烧红的铁丝在竹子中间通过,再打通竹篼,一管旱烟筒就造成了。不抽烟时,连同烟袋插在裤腰上;抽烟时从裤腰上拔出,比起水烟筒来,要多方便有多方便。奇形怪状的旱烟筒成了当地的一种特有风景。如今纸烟盛行,几乎没有人吃旱烟了,谁家要是还有一杆水烟筒,哪怕就是一枝杆旱烟筒,也堪称古董了。
        喜欢竹子,以致于每到一个地方都特别留意它。大概在五年前吧,我去长沙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期间,参观了岳麓山,拜访了爱晚亭,又抽空去了趟洞庭湖,登上了岳阳楼,神会了大小乔,兴致犹自不尽,又随同彭泽的吴云楠去了趟君山。君山地处洞庭湖中央,唐代诗豪刘禹锡称其为“白玉盆中一碧螺”,是风景极幽雅之处。我们看到柳毅传书的遗址,去了农民起义军杨幺的营寨,印象最深的还是舜帝墓。传说舜帝南巡至洞庭湖时,不幸驾崩,其爱妃娥皇、女英千里迢迢追寻而来,痛哭不已。她们洒下的斑斑泪珠,印在舜帝墓前青青的竹竿上,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人们称之为“斑竹”。毛泽东主席曾在一首诗中就写道:“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可见斑竹影响之大。舜帝死后,被人们称之为“湘君”,娥皇、女英也就是名副其实的湘夫人了。这又让我想起了屈原的《湘君》诗,其中有“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句,意思是:“盼望你啊为什么总不来,吹参差啊,你说我把谁想。”优美动人的神仙恋爱的故事,让我羡慕不已,也铭记于怀。
       可惜的是,上世纪98年的大洪水,史无前例地浸渍了竹园。竹子虽然四季常青,不畏风霜雨雪,却怕水淹。水退下去之后,竹子也大都死去了,再也见不到苍翠一片的竹园了。我村里的两个竹园遗址,一个成了移民新村的所在地,一个变成了杂树丛生的荒园,剩下为数不多顽强活下来的竹子,也在高高的乔木下面伸不直腰,抬不起头。有时,我想,假如有可能,我回故乡承包下来,砍掉那些杂树,重新扶植心爱的竹子,让心中的美景能得以重生。可惜,这没这个底气,也没这个能力,只能暗自叹息了。
       我想起了竹子的衰败,这也是一种英难末路。邻村有一片竹园,地处高地,水淹不到,但也渐趋没落。在它快要死亡时,还会灿然一笑,开起不可思议的鲜花来。真的,竹子也会开花,青白色,丝丝缕缕,如竹叶状,这是美丽生命的最后辉煌。是啊,一辈子都如此惹人注目,临别前怎能那么暗淡,竹子就是如此,在生命的尽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焕发出最美的笑脸,这是多么让人难忘的一刻。
    啊,竹园,我还会在哪能里见到你?

分享到:

上一篇:好美的油菜花

下一篇:掐椿杪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 左东林
    左东林 : 是啊,竹子的品格值得赞美!

    2011-04-11 17:20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赞竹! 雅斋卧听萧箫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2011-04-11 15:51

发表评论
验证码